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子(下)

  没有人知道徐天然是如何做到的,他那个兄弟最终被凌迟在自己的寝宫之中,寝宫几乎变成了血色。
  
  从那以后,再没有人敢正面质?#20260;?#30340;残疾问题。他这太垩子之位也算是保住了。
  
  最近这几年,日月帝国皇帝的身体一直不好,经常卧病在?#30149;?#24464;天然那几个有资格的兄弟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,关于他的残疾问题也又被提了出来。
  
  但这一次徐天然却显得很冷静,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。只是,绝没有人胆敢忽视他的存在就是了。他,依旧是日月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。
  
  橘子推着徐天然出了太垩子殿,立刻就有护卫跟上来。
  
  皇室纠察队的?#38745;?#23601;在皇宫之中,虽然只是在一个角落里,但也可见它对于皇室的重要性。
  
  “橘子。你最近的修炼如何?”徐天然温和的问道。
  
  楠子道:“进步比较缓慢。自从成为五级魂导师之后,我的修炼似乎就进入到了瓶颈状态。魂力提升速度明显减缓,服用药物的效果也不明显了。对魂导器的研究虽然还有进步。但以目前魂导师的情况,魂力依旧是根本口我有信心考入明德堂,但想要成为六级魂导师恐怕要三到五年才有可能。继续向上提升,时间会更长。”
  
  徐天然微微一笑,道:“不要紧。橘子,你知道么?我最?#19981;?#20320;的坦?#20303;N疑?#36793;的人,哪怕是关系十分密切的,能够做到像你这样坦白的几乎没有。”
  
  橘子低着头,道:“我的命和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殿下给的。我……。”
  
  徐天然摆了摆手,带:“不说这个。你欠我的早在那两刀之后就还清了,橘子,父皇的身体每况愈下,恐?#24405;?#25345;不了几年了。如果你认为在魂导师方面发展速度太慢的话,我希望你离开日月皇?#19968;?#23548;师学院过来帮我。你不是一直想报仇么?那么,我就让你进入军队。?#19968;?#23558;我手中在军方的?#30528;?#36880;步交给你,任由你去发挥。”
  
  “啊?那怎么可以。殿下,我、?#20063;?#34892;的。”橘子急道口她的眼神也很急切。但在眼底深处,一抹喜意却是一?#28860;?#27809;。
  
  徐天然拍拍她推在轮椅靠背上的手,轻叹一声,道:“我现在这个样子,还如何指挥军队?军队,是任何一个帝王都必须要掌握的力量。你是我最信任的人,把军队交在你手中,我放心。
  
  “殿下……”
  
  徐天然道:“你差在威望而已。但你的聪明才智,以及这些年以来熟读兵书,也和我多次进行战场推演。?#36136;?#24713;魂导器。我对你有信心。?#19968;?#35753;你逐步进入我这一边的军方核心圈,?#19968;?#21578;诉他们,你将是我的妻子,也就是太垩子妃,?#34850;?#30340;皇后。”
  
  “殿下。”橘子惊呼一声,停止了?#26376;?#26885;的推动,哪怕这个时候她再急于去?#28982;?#38632;浩,也不可能不有所表示。
  
  跪倒在轮椅?#20877;橘?#22312;地冇,“殿下,橘子不配啊!”
  
  徐天然微微一笑,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,道:“怎么不配?在我心中,从没有什么门第之分口为了大局,为了能够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。我必须要有个妻子。而自己的枕边人不是信得过的人怎么行?我的情况你很清楚。你也唯一一个能让我完全去信任的。?#19968;?#32473;你名分,给你权利,而你要做的,就是辅佐我坐稳王位。我给你报仇的力量,也鼓励你去报仇。我已经绝了其他的心思,唯一的心愿就是统一大陆,让日月之光普照大陆的每一个角落。?#20040;?#38470;最终重新以日月为名。”说到这里,他那原本平静的眼神终于变得炽热起来。
  
  橘子贝齿轻咬下唇,在这个世界上,恐怕只有她才明白徐天然的意思口那一次,伤残的不只是他的双腿,还有他男人的能力。而等这一天,橘子已经等的很久了。没有徐天然这张?#30528;疲?#22905;凭什么去报仇?但是,她对徐天然的忠心也是真垩实的。
  
  只是徐天然并不知道的是,在他心中除了报仇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念头的橘子,就在最近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,内心之中?#37027;?#30340;多了一道身?#21834;?br />   
  “好了,我们要快点过去了,不要真的?#27809;?#23460;纠察队那些混账弄出乱子来。”徐天然一伸手,扶起了橘子。橘子?#25104;下?#26159;感jī之色,重新来到他背后,顺势加快了推动轮椅的速度。
  
  皇室纠察队的办公地点就在皇城之内,虽然只是在皇城角落处,但规模却是相当不小。
  
  能够进入皇室纠察队几乎都可以算得上?#26159;?#22269;戚,但真正是直系的却是少之又少。皇室直系大多数都有更好的选择,尤其是当今日月帝国皇帝的几个儿子,除了太垩子徐天然之外,其他几人也都?#30452;?#23553;王,有些没有竞争皇位资格的,都有了属于自己的封地,而有资格竞争皇位的几个也各自在明都内有自己的府邸。
  
  徐默沉的血统算是皇室纠察队中最高贵的一个了。?#29942;?#30528;这一方实力。
  
  “进去。”一名魂王级皇室纠察队成员用力的推搡了霍雨浩一下,霍雨浩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摔倒,人也进了皇室纠察队。
  
  这皇室纠察队内部装潢的倒是富丽?#27809;剩?#21516;样也是宫殿式建筑。
  
  徐默沉向手下们使了个眼色,道:“带他到刑讯室去。把他如何伤害皇室成员的事情?#26159;?#26970;了。”
  
  “队长,类给我们吧。”一名徐默沉的嫡系手下摩拳擦掌的说道。?#25512;?#20182;几人押着霍雨浩就往后走。
  
  霍雨浩带着手铐,也不反抗。甚至连话都没再说过,任?#20260;?#20204;推向后面。
  
  刑讯室显然不会是什么好所在,位于皇室纠察队后院,外面看去只是一个简单的平房。但当门一打开的时候,一股淡淡的血?#20219;?#20799;顿时扑鼻而来。
  
  霍雨浩被直接推了进去。刑讯室内,各?#20013;叹?#20465;全,很多霍雨浩都叫不上名字,单从外表看也能看得出?#30142;?#26159;什么好东西。
  
  “把他绑到刻龙柱上。?#32972;?#20102;徐默沉之外的另一名魂帝一挥手,架着霍雨浩的两名魂王立刻将他架到了一个铁架子前。
  
  这个铁架子看上去有些古怪,整体是十?#20013;?#29366;,上面有许多孔洞。霍雨浩手腕上的手铐锁链被从中分开,却没有影响对他魂力的禁锢。两名魂王将他直?#24433;?#20102;上去。
  
  金属十字架十?#30452;?#20919;,浓郁的血?#20219;?#20799;扑鼻而来。
  
  霍雨浩的瞳孔突然剧烈的?#36134;?#20102;一下。
  
  那一双手铐虽然能够限制住他的魂力,但?#27425;?#27861;限制住他的精神力,精神探测在没有魂力支持的情况下虽然用起?#34850;?#38590;一些,可也能探查到一定范围。
  
  在精神探侧的探察下,他立刻就明白了这剥龙柱的“妙用”了。在那一个个孔洞之中,都有着金属尖刺,这些金属尖刺长达三寸,而且所选择的位置是十分巧妙的,全都出现在非要害的部位。也就是说,如果有人控制机关,那么,霍雨浩整个人就会被里面的尖刺完全钉在这个剥龙柱上,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。
  
  “小子,我建议你老实点,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。”那名魂帝坐在桌子后,正对着霍雨浩。其他几名手下也都站在旁边。有人拿出纸笔?#24613;?#35760;录。徐默沉却冇并没有进刑讯室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  
  霍雨浩淡淡的道:“?#20063;?#30693;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  
  魂帝冷淡的道:“不知道?把你如何伤害皇室成员王少杰,导致他身受重伤的事原原本本的交代出来。如果抵赖的话,可就别怪我们大刑伺候了。”
  
  霍雨浩笑了,眼神中充满了嘲弄的味道:“如果我真如同你们说的那样说出来,你们不就更有理由对付我了么?#32771;?#28982;都是要对付我,为什?#27425;?#35201;再给你们更好的借口呢?我也建议你,最好不要动我,不然,你们?#30142;?#20250;有好下场的。”
  
  霍雨浩一点也不?#20445;?#20182;只是不?#25954;?#23558;事情闹大而已,决非怕了这些人。徐默沉派人去通知日月皇?#19968;?#23548;师学院的时候他听的清楚。他相信,至少在明面上,日月皇?#19968;?#23548;师学院和明德堂都必须要保自己。否则,后果他们承担不起。
  
  “看样子,不让你知道、知道厉害,你是不会开口了。老?#27169;?#21435;唐动剥龙柱,让他知道知道人皮被割裂,再逐渐?#26680;?#30340;感觉是怎样的。”
  
  一名年纪最小的魂王几步来到剥龙柱后,一脸的狞笑。
  
  “二哥,开?#30142;唬?#22909;久没有听到有人在剥龙柱上惨叫了。那鲜血四溅的味道,真是太美好了。八十一根尖刺,?#30452;?#21050;入不同的地方,再缓缓的转动、挑开、划动口嘿嘿,那味道,简直是美妙绝?#20303;!?br />   
  霍雨浩被扣住的双拳缓缓攥紧,冷声道:“你们真的想好了?”
  
  那名魂?#22441;?#20013;戾气闪过,“小子,都进了刑讯?#19968;?#25954;威胁我们。老?#27169;?#20320;还在等什么。”
  
  老四阴笑一声,右手扣住后面?#30446;?#20851;用力向下一拉。顿?#20445;?#21050;耳的嗡嗡声响起,一根根尖刺在旋转中缓缓从剥龙柱?#30446;?#27934;中徐徐探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