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海神阁之光明(上)

  日月皇?#19968;?#23548;师学院。明德堂。
  
  这是一座宽阔的厅堂,整个大厅内的装潢竟然全都是金属风格的,以淡金色调为主。并不奢华,但却充满质感。一方匾额高悬于厅堂入口上方,暗金色的大字有种威慑群伦的感觉,明德堂。
  
  “起来吧。”大厅内侧正中的椅子上,瑞坐一人。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的年纪,身材不高,但却很宽阔。用最简单的话来形容,就是矮胖。
  
  矮胖的身形无疑是?#30343;?#21512;长发的,可他却偏偏留了一头长发,棕红色的发丝披散在?#38498;螅?#26356;让他那短粗的脖子有些看不清了。
  
  在他身前有一人匍匐在地,此时如获大赦般站起。
  
  “堂主,这次我带队不利,请您责罚。”站起来才能看清此人的相貌,可不正是日月皇?#19968;?#23548;师学院那位最终带领学员们参加决赛的带队老师么?只不过,现在他的脸上却满是诚惶诚恐之色,似乎是心中已经怕到了极点。
  
  从他的称呼上就能看出,那矮胖的中年人居然就是赫赫有名的明德堂堂主。也就是笑红尘和梦红尘的祖父。单从外表,却看不出他的?#23548;?#24180;龄。
  
  “你也没有什么错,很多时候,事有凑巧也并非你一个人能够掌控的。而且,这次虽然死了几人。但你们的收获?#19981;?#31639;不小。至于审半之剑,?#19968;?#20146;自去一趟史莱克学院的,总不能让它落在对方手中。本届大赛的结局虽然令人失望,不过,老夫也不屑于在史莱克学院自身出现问题的时候战胜他们。”
  
  明德堂主?#30446;?#23481;令带队老师有些震惊,在他的?#19988;?#20013;,这位堂主的脾气可?#30343;?#36825;样的啊!抬头悄然看去,发现明德堂主肥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似乎真的没有生气似的。
  
  “多谢堂主。”带队老弈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。
  
  明德堂主的?#37027;?#20284;乎很好,“你知道这次你们的收获让我最满意的是什么吗?”
  
  带队老师试探着道:“是那个十万年魂兽化人胚胎么?”
  
  明德堂主摇了摇头,道:“不,那个虽?#30343;?#25910;获,但我们也付出了大量的财富,只能说是对等交换。当然,那个胚胎落入我手中和落入别人手中的意义又不一样。但也同样带给我们不少麻烦。
  
  到目前为止,已经有三拨人想要潜入我明德堂偷东西了。这就是怀璧其罪的道理。而且,还有那封神台口虽然在九级魂导器之中,封神台算不了什么,但也确实是需要九级魂导师的实力才能制作,我倒是很想知道,在咱们日月帝国的九级魂导师之中,是谁得到了这件至宝后卖给星罗帝国,而?#30343;?#20132;给我明德堂的。”
  
  说到后面这句话的时候,明德堂主眼中凶光?#20102;福?#21523;得那位带队老师赶忙又跪伏在地上。
  
  “继续猜口”明德堂主淡淡的道。
  
  “那、那去...…”带队老师额头上又开冇始冒汗了,“是我们带回来关于史莱克学院那些学员的情况么?”
  
  明德堂主道:“这可以算是一个方面。三个双生武魂,史莱克学院真是好大的手笔,而?#19968;?#26377;一个极致武魂。本来史莱克学院已经答应了和我们进行学员交流,但昨天却传来消息,说是因为史莱克学院内部原因,这份交流学习要推后进?#23567;?#33267;于推后多久,他们还要经过研究决定。看来,他们是怕我们对那些学员下手啊!不得不说,在寻觅魂师人才这方面,全大陆确实是没有谁能超越这史莱克的。真是有些?#19978;?#20102;。但是,这还?#30343;?#20320;们此行最大的成就。”
  
  带队老师有些茫然了,不解?#30446;?#21521;明德堂主。
  
  明德堂主缓缓站起身,他的身高还不到一米五,但腰围却绝对超过一米五,双手背在身后,有金丝纹路的黑色长袍遮?#20146;?#20182;圆滚滚的肚子。
  
  缓步走到带队老师面前,突然抬起一脚,将带队老师踹了个跟头,“本堂主之所以不杀你,是因为你让笑和梦这两个小?#19968;?#22312;这次比赛中感受到了危机,知道应该沉淀了。回来?#38498;?#23601;主动要求闭关。这才是你们此行最大的收获。滚吧,至少在短时间内别让我看到你,否则,我一定会记起死去的那几个孩子,让你下去给他们陪葬。”
  
  “是、是…。”带队老师不怒反喜,他知道,自己这条命总算是保下来了。他根本就没有起身,而是就那么躺在地上,真的滚了出去。
  
  看着他滚走的样子,明德堂主皱了皱眉,“饕餮斗罗竟然亲自前往星罗城压阵。好啊!五年之后,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,到时候,我倒要看看,你这只饕餮,能否压得住?#26885;?#36825;只蟾蜍。哼!”
  
  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向后堂走去。穿过大厅,在一处有着金属雕刻的?#22870;?#21069;停下脚步。只见他胸前光芒一闪,一个奇异的金色符文就像是从他胸口处飞出去了似的,烙印在面前的?#22870;?#20043;上。
  
  顿时,整个?#22870;詵路?#37117;活了过来,伴随着轻微的机括声响两侧裂开,隐约中,似乎有几位恐怖的能量波动在这?#22870;?#35010;开的时候一闪而逝。而明德堂主却是无动于衷。
  
  昂首阔步而入,明德堂主走进裂缝,?#22870;?#33258;然?#19979;!?br />   
  十?#31181;?#21518;,明德堂主已经来到了一个没有任何窗户的静室之中。
  
  这间静室的布置也依旧是全部的金属。
  
  无论是房顶、地面还是四周的?#22870;冢?#20840;都铺满了金属雕刻。
  
  如果有魂导师在这里就能看出,这些金属雕刻居然都是类似于核心法阵的存在,不但十分复杂,更有种瑰丽的感觉。
  
  静室中心,有一根正方形的金属柱竖立。金属柱大约有一米五高,上面放着一件东西。
  
  那是一个?#23616;?#30340;托,上面镶嵌?#32982;?#23569;百余颗各色宝石。在这个不大的?#23601;?#20043;上,一团气流在那里轻微的波动着。
  
  这团气流呈献为白色,柔和的白色如同气流,但却隐隐有些形状若隐若现,但却很难通过视觉直接感受到它的神奇之处。
  
  这团气流却是凝而不散,隐隐的左冲右突,想要冲出重围似的。而它下面那个?#23601;?#21364;在它冲击的过程中不断散发着一层淡金色的光罩将它笼罩在内,令其无法突破。
  
  没错,这个?#23601;校?#27491;是当初在星光拍卖场顶级拍卖会上的最终大轴拍?#32602;?#23553;神台。而它封印着的,也正是一个十万年魂兽胚胎。
  
  静静的站在封神台前,明德堂主双眼微眯,他竟然直接向那封神台中封印着的十万年魂兽胚胎开口说话了。
  
  “我能感受得到,你的力量很强大。通过各?#36136;?#39564;,已经渐渐证明了我的猜想。你并?#30343;?#19968;只普通的十万年魂兽。如果谁在得到你之后想要直接将你吸收化为魂环、魂骨。那么,他一定会死的很难看。因为,我能感觉得到,就算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想要将你的力量吸收恐怕都十分困难,甚至有可能会遭受到反噬。对么?”
  
  那团白色气流竟然真的像是在倾听明德堂主的声音似的,居然安静了下来。在淡淡的白色雾气之中,一个小小的人形若隐若现,就如同人类的婴儿似的。
  
  ?#20843;?#20197;,我相信我的猜侧是正确的。”明德堂主笑?#39253;?#30340;道:“星罗帝国那个?#26377;?#20809;大拍卖场的?#23576;?#25105;很清楚,星罗帝国皇?#25671;?#20182;?#21069;?#20320;拿出来拍卖,无非是为了给我制造麻烦,让本堂主去思考这封神台是谁的作品。同时再利用怀璧其罪的道理引诱大陆各方强者来攻击我明德堂。这又有什么呢?让他们来好了。反倒是对我明德堂?#28889;?#33021;力的一个检验,明德堂的弟子们,本就不应该过的太过安逸,?#30343;?#20040;?”
  
  “?#19978;В?#26143;罗帝国犯了个大错,就是他们没有看清你真正的实力。所以说,其实真正占了便宜的是本堂主才对。你根本?#30343;?#20160;么普通的十万年魂兽,而是一只没能冲破瓶?#20445;?#20462;为至少也在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魂兽,对不对?#21487;?#33267;你有可能都?#30343;?#31532;一次冲击属于你们魂兽世界的那个瓶颈了。只不过最终没有成功。我很好奇的是,?#20945;?#25105;们人类对你们的了解,魂兽似乎只有在十万年的时候才有一次选择重修成人的机会。可为什么你却是在突破巅峰未成功之时依旧能这么做呢?这真是让我十分的好奇。”
  
  “放心吧,在我这里,你一定会被物尽其用的。?#19968;?#22909;好的研究你,将你的每一?#33267;?#37327;全都压榨出来。这才能不?#20960;?#20320;那至少接近二十万年的修为。真是太好了,说不定,?#19968;?#33021;帮你一把,让你的整体力量先突破那个瓶?#20445;?#25552;升到超级魂兽的程度,然后再将你的力量剥离出来。对于魂师来说,想要吸收你的力量很难,但对于本堂主来说,却也并?#30343;?#27809;有办法的。?#19978;?#30340;很,本堂主已经九环齐备,所以,只能将你的力量给我那个天才孙子了。?#38498;?#22823;家总是一家人。”